曹志偉在發言中。
韓志鵬躲在一旁閉目聽會。

戴秀文搶到嘜,樂了。
  本版撰文 信息時報記者 蔣雋 鄺凝丹 田桂丹 萬宇 見習記者 韋英哲 
  本版攝影 信息時報記者 何劍輝 陳文傑
  昨天下午4點,廣州市政協大會進入重頭戲“搶嘜”環節,一個小時中12位委員搶嘜成功。委員們不僅出盡奇招搶嘜,在發言中還“金句”頻出:養雞的徐九洋委員呼籲“救救我們這些‘災民’,政府及早謀劃‘災後重建’”;曹志偉調侃住房公積金是“劫貧濟富”,“繳費者得了病之後無法用自己的公積金作為救命錢,倘若有幸病死了,恭喜你,可以提取公積金買墓地,而且一次性提取。”戴秀文委員則發出“警句”,“廣州中小學生連續25年體質下降!”
  曹志偉炮轟公積金:

  “一年閑置資金損失54.12億元”
  廣州市政協委員曹志偉,是第二個搶到“嘜”的委員,他與其他7位委員,將炮火對準住房公積金管理和使用的“罪狀”。曹志偉指出,2012年,廣州住房公積金的提取人數占當年繳存總人數的26.13%,而這26.13%的人所提取的金額卻為當年繳存額的65.43%。他還列舉出數據,指出若將閑置資金理財收益可為83.13萬人租一年房:
  以廣州2012年公積金中心餘額為881.95億元為例,按照公式:閑置資金損失額=歷年累計餘額881.95億元×(資金成本按貸款利率6.00%+廣州2012年通貨膨脹率2.60%)-(當年增加餘額139.04億元×當年利率0.40%+上年結轉餘額742.91億元×上年結轉利率2.85%),一年實際損失了54.12億元。換句話說,若提高公積金理財收益達到市場平均水平(6.00%+2.60%=8.60%),每年可以為廣州市政府及市民增收54.12億元,這可滿足83.13萬人一年的市場租房需求[6510元/(人·年·25㎡)]。
  “罪狀”

  無法提取治病 只能提取買墓地
  “繳費者得了病之後無法用自己的公積金作為救命錢,倘若有幸病死了,恭喜你,可以提取公積金買墓地,而且一次性提取”,曹志偉語出驚人。
  他建議,要擴大公積金公積金使用範圍,覆蓋至個人和家庭成員的住房、醫療、教育三大領域,當然,在提取公積金過程中,必需要有規範的手續,建議資金直接通過電子劃賬與住房、醫療、教育相關機構對接,最好五險一金實現一卡通來繳存和支付,以避免發生繳存人違規套取公積金現象。
  高結餘貶值

  “蒸發”5124套房
  曹志偉認為,公積金少量錢提取出來,多數錢處於“沉睡”狀態。“沉睡”資金保值能力弱,增值的收益部分也是全部上繳財政,侵害了公積金繳存人的利益。
  曹志偉算賬道,根據歷年的數據統計顯示,2010年廣州住房公積金結餘638.74億元,廣州新建住宅網上簽約均價為12950元/㎡(不含增城、從化),據此,總結餘可以購房的面積為493.24萬㎡。而2011年廣州新建住宅網上簽約均價為13382元/㎡(不含增城、從化),2012年為14044元/㎡(不含增城、從化),若保持年度公積金結餘不變(638.74億元),2012能購得的住房面積僅為454.81萬㎡,相比起2010年(493.24萬㎡),實際損失了38.43萬㎡,若按75㎡一套單元計,可以買5124套房屋了,可見結餘越高,貶值越嚴重。
  “藥方”

  簽約後即可提取作首期房款
  曹志偉稱,目前的住房公積金制度起源於1992年,目前已不能滿足市民日益增長的住房需求。
  以2012年為例,廣州住房公積金的人均提取額只有28880元,而房價已經高達200萬元每套,“首付就要六七十萬元,2萬多元連契稅都不夠”。
  曹志偉建議,在購房貸款上,要簡化提取及貸款的條件申請流程,首付只需在簽合同且付定金後即可提取公積金支付首期房款;應適量提高貸款發放數額及發放率,例如,可以將現行的夫妻聯名貸款最高額度從80萬提高到120萬並每年隨廣州市平均每套房屋總價的上漲幅度調整,充分發揮公積金作用。
  同時,將政策傾斜向“租房一族”,簡化提取公積金作為房租時手續和降低限制條件。
  提取難

  不如直接免稅發錢
  “公積金用途單一,提取難,套現業務形成地下產業鏈”,曹志偉指出,與商業貸款相比,住房公積金購房提貸手續繁瑣,審批時間較長,若用於裝修還要補錢請裝修公司開具發票才可提取公積金,這造成購房時優惠折扣低和裝修成本高。因此他最終總結, “真正的改革是應該將住房公積金改為住房免稅工資或者是補貼,直接每月發給個人,國家和企業發展是硬道理,對員工來說發錢才是硬道理!”聽到發錢,現場馬上自發響起了叫好的掌聲。
  徐九洋:“百萬養雞戶成H7N9‘災民’”
  經濟委農業界別廣州市政協委員徐九洋,積極“搶嘜”成為第3個發言委員,為養雞戶代言。他稱,廣州市百萬從事家禽相關行業從業人員成H7N9流感“災民”。
  徐九洋從事養雞行業,他稱自從去年3月份發生H7N9事件以來,很多小型養殖場瀕臨破產,放棄養殖,任雞生死,價格已是歷史最低水平——出場價2元/斤;政府並沒有對相關從業人員進行補償情況下,就關停農貿市場。但實際上,目前所有養殖場都沒有檢驗到家禽感染了H7N9,全部都是合格健康的家禽。
  徐九洋表示了憂心,現階段再不出台強有力措施,任其發展,很多大中型養殖場承受不起將會放棄走養殖之路,“那時可能發生比疫情更厲害,會影響到市民以及社會安全穩定,真的會由天災變為人禍。到時候市民想吃雞該怎麼辦?”
  徐九洋建議:政府嚴格落實“一月一休市、一月一消毒、一日一清洗”的做法,有條件應一日一消毒。
  花絮

  韓志鵬閉目聽會
  在大會開始之前,記者就詢問韓志鵬是否有“搶嘜”的打算,他笑說“不搶”,“我發言的機會很多,搶嘜的機會就留給其他委員吧。”
  在搶嘜後半截,韓志鵬閉上了眼睛。韓志鵬會後告訴記者,他“在聽會,我聽說有人拍了我的照片。”是否擔憂有人說開會睡覺?“讓它去吧,無所謂,我做什麼,我心中有數,大家心中也有數,問心無愧。”
  美女委員搖馬公仔

  呼籲中小學生“馬上有健康”
  昨日搶嘜現場,一隻西瓜大小的可愛小馬公仔在搖晃。拿著小馬的是一位美女委員,她笑稱這是希望“馬上搶麥”,分外引人註目。果然,這位美女委員搶到了第4個發言機會,她就是廣州市政協委員、市教育局辦公室副主任戴秀文。
  戴秀文表示,根據1985年~2010年25年來對廣州市中小學生運動素質指標的長期觀察,結論是廣州中小學生體質健康水平已經25年持續下滑。“孩子的體檢檔案及數據沒能及時地為孩子的健康管理服務,中小學公共健康教育服務均等化的概念更從未被提出過!”
  網友趣問

  “搶嘜”作用有多大?
  網友allen:委員這麼愛搶嘜,是愛作秀,還是平時提意見的渠道不暢通,所以才搶嘜?
  韓志鵬:可以說這是秀場,但對政協委員來說這是應該做的,政協就是發言權嘛。搶嘜發言因為媒體報道容易得到關註,現場也有市領導在,也可以喚起關註。
(原標題:“讓公積金直接發錢!”)
創作者介紹

Yuen

lo45loqe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