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考生李金生的盲友們在考場外等待
  雖然國家普通高考考場首位盲人考生李金生交白卷的結果不完美,但無損盲人高考破冰的重大意義,從之前只能“單招單考”到踏進“普通高考”考場的那一刻,保障殘疾人的平等教育權就已經邁出了一大步。東方今報記者對話了另一位盲人考生家長與此前參加單招單考的盲人大學生。
  □東方今報記者奚春山 肖萌/文 記者 沈翔/圖
  連線甘肅盲人考生家長
  孩子考得可以,應該能守二本線
  全國有1731萬盲人,長期關註視障人教育公平的公益組織“億人平”收集的信息顯示,今年只有兩位盲人考生報名普通高考,一名是李金生,另一名就是張耀東。
  6月7日上午8時許,甘肅天水六中應屆生張耀東,在媽媽的陪同下走進考場。這個年輕人和河南確山縣的李金生一樣,都被劃為盲人高考生,享受了一人一個考場的特殊待遇。不過,他用的不是盲文試卷。而是一種字體放大的特殊試卷。這種特殊試卷,可以幫助視力只有0.02的他,和普通高考生一樣,正常答題(編者註: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制定的《殘疾人實用評定標準》將視力殘疾從差至優分為四級,其中,最好眼的矯正視力
  昨天下午,東方今報記者連線張耀東的父親張鑒。他說,孩子的考題字號放大並允許用電子放大鏡,一切都按事先上級教育部門部署在順利進行。兩天的考試下來,張耀東感覺考得基本上還可以,二本線應該能過。唯一的擔心是,因為視力太差,可能書寫時的字跡會有不規範的地方,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閱卷老師的打分。
  張耀東能夠取得不錯的成績,得益於從小和視力正常的孩子,一起在普通學校就讀,而他的媽媽是一名中學老師,也給他提供了不少幫助。
  張耀東在年齡和身體上都比李金生有優勢。張耀東的父親張鑒說,兒子平時的校園生活很單調,進學校大門,到班級上課,課餘時間上廁所。雖然天水一中裡面沒有盲道,但張耀東在沒有人攙扶的情況下,基本上可以照顧自己。
  張耀東考的是文科,具體選擇什麼專業?張鑒說還要等成績出來之後。張耀東原以為自己今後的命運只能是按摩師。今年4月初,他還在北京聯合大學參
  面向盲人的單招單考,專業是針灸推拿。
  很多普通高校都沒有供盲人使用的無障礙設施。盲人考上普通高校後,如果沒有相應的無障礙設施、沒有盲文高校教材,仍然無法享有正常大學生享有的權利。但是,張鑒並不擔心兒子考上大學以後應該怎麼辦。他說,只要進了大學,就會有辦法解決。
  連線單招單考盲人大學生
  不得不放棄主持人夢想
  在盲人參加“普通高考”之前,中國內地的高等教育一直採取為盲人等殘疾人單招單考的模式。這是國家為盲人設計的進入高等教育的特殊形式,由招收盲人的大學單獨命題單獨考試,全國範圍內具有招生資格的學校不到十所,最有名的是北京聯合大學和長春大學,號稱盲人中的清華、北大。招收的專業有兩個,一個是音樂;另一個是針灸推拿,俗稱按摩。
  盲人王瑞,畢業於長春大學。她說,這所大學為盲人提供了很好的無障礙設施,但是“這不是自己想要的”。
  王瑞從小就能歌善舞,她的理想是成為主持人,但是由於出生就失明,她不得不上盲校。上盲校時,王瑞就明白了,自己主持人的夢想永遠不可能實現了。
  在王瑞看來,盲人最悲慘的命運在於,一齣生就能看得到人生的“天花板”。
  29歲的王瑞做按摩工作已經好幾年了,但大學一直是藏在心裡抹不去的夢。她也想參加高考,但因為已經是大學生了,就不能再參加普通高考了。她說,自己從小就熟悉盲文,如果她來做 李金生的這份盲文試卷,可能情況要好得多。
  2014年4月8日,王瑞曾和張鑒一起去教育部送錦旗和感謝信。王瑞將錦旗和感謝信交給了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並告訴他:這是盲人對教育部工作的感謝。
  今報時評
  盲人高考:在黑色中追求光明
  □東方今報評論員 李春曉
  鑼鼓開場、白卷收場,河南首位盲人考生李金生的這場高考,更像是一場行為藝術。他費盡艱辛爭取到的高考權利,最起碼這一次浪費了。對此網友的爭議很大,有人認為是進步,有人認為是浪費納稅人的錢,有人認為盲人沒必要參加普通高考;還有人認為,李金生並不熟悉高考規則,自己盲文不好還責怪試卷,略顯“傲嬌”。
  作為“爭取盲人高考權第一人”,李金生的命運備受社會關註。去年年底報名遭拒後,在河南省教育部門的努力下,李金生終在報名時間截止後寬限一小時,成功報名。為此,教育部門精心製作了盲文試卷,適度減少摸讀量,適當延長考試時間,並提供了多項便利服務,包括單獨安排考場,專門配備“答疑員”,專人協助盲人考生出入考場等。
  雖然從結果上看,肩負全國1731萬盲人殷切期望走進考場的李金生,並沒有給人們交上一份完美的答卷。不過,交白卷絲毫無損盲人高考破冰的重大意義,從之前只能“單招單考”到踏進“普通高考”考場的那一刻,保障殘疾人的平等教育權就已經邁出了一大步。
  盲人參加普通高考,其實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權利問題,更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由此不僅檢驗著各項法律法規能否執行到位,同時也考驗著一系列保障措施能否及時就位。在明確盲人平等的受教育權的同時,明確誰來為教育機構因此增加的成本買單同等重要,只有這樣,才能確保每個殘障人士都能順利融入普通高等教育。
  李金生挑戰了制度,他料到了這開頭,卻未必想到這結局。對於李金生,我們只想說——在全世界沒有鋪上地毯的時候,哥們兒,我們還是得把鞋子穿上,機會來了,要有準備,學好盲文很有必要。
  對於這個社會,總是要有人去做點爭取,進行點犧牲。李金生交白卷,也許比他順利完成高考來得意義更大、影響更廣,更讓人關註到盲人教育權和生存權這個問題。在嘗試中追尋意義,就像在黑暗中追尋光明,總是會碰壁,總是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聚焦高考之特別關註 盲人高考 “開卷”有益)
創作者介紹

Yuen

lo45loqe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