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伯黎
  聶榮臻元帥一生既耿直又忠厚。他嚴於律己,不管是對人對事,都講黨的原則,絕不搞人情交易。1938年3月,毛澤東曾風趣地評價聶榮臻:“中國有一部很著名的古典小說,叫作水滸傳,裡面寫了魯智深大鬧五台山的故事,五台山就在晉察冀。五台山,前有魯智深,今有聶榮臻。聶榮臻就是新的魯智深。”著名作家魏巍1985年在寫給聶帥的祝壽詩中稱贊:“一生厚道人稱贊,千秋風流一元戎。”
  60年代初,中央軍委和總部領導人的辦公室,陸續安排了首長夫人擔任辦公室主任。1962年的一天,軍委辦公廳主任肖向榮向聶榮臻彙報說:“現在首長夫人都回來擔任首長辦公室主任了,可是您這裡的主任還是範濟生,範濟生現在已經到國防科委任辦公室主任,您的辦公室就讓您的夫人張瑞華同志回來當主任吧!”肖向榮還說:“只要瑞華同志同意回來當辦公室主任,一切手續都由我來辦。”
  聶榮臻身邊的工作人員也很贊成,因為別人家都是這麼乾的,這麼辦也是順理成章。沒想到聶榮臻口氣堅決地說:“不要回來,她一直在地方工作,30年代就在地方工作,她沒有在部隊乾過事,她到軍隊能幹什麼?”又說:“她不懂軍事,回來乾什麼?”
  就這樣,聶榮臻把這件事給頂回去了。張瑞華一直在中組部工作到退休。
  其實,聶榮臻夫人張瑞華是個老革命,1952年定行政級時,她就是8級幹部。但是,直到她1995年去世,仍然是8級幹部,半輩子沒調過級。聶榮臻身邊的工作人員也覺得不合適,想給上級反映,聶榮臻批評說:“這是組織上的事情,你們不要管。錢夠用就行了,什麼級不級的。”
  80年代,聶榮臻家鄉舊居的老房子年久失修,成了危房,當時的江津縣相關部門幾次提出修複意見,聶榮臻都沒同意,他怕浪費公家的錢財。後來舊居快要垮塌了,不保護不行了,他就三番五次告誡省里和縣裡的領導:“你們一定要把好關,不准另占任何農田,不准鋪張浪費,不要勞民傷財,以免造成不好影響。這方面的事,中央有規定,要嚴格按規定辦。”
  聶榮臻對某些高級幹部子女為非作歹十分反感,曾建議有關部門:“今後考核幹部時,也把他對子女的教育情況列為德才表現之一,認真考核。把這一問題看得重些,才能引起足夠的註意。”又說:“如果不正之風在家庭里代代相傳,那就不要多久,我們民族的精神、黨的優良傳統都將蕩然無存,豈不可虞!”
  日常生活中,聶榮臻經常教育自己的孩子:“對人要誠懇厚道,講信義。”他說:“要懂得如何尊重別人,誠懇待人。只有待人以誠,人家才能與你以誠相見。這就是互相尊重,就是謙虛謹慎。”他還說,“要善於與人共事,不要什麼事都以自己想法為標準而去與別人相爭。真正原則性的分歧,必須討論清楚,是與非要明白;工作上的意見分歧,有時也可爭辯,但要心平氣和,不可盛氣凌人。至於個人之間一般性的分歧,最好採取‘和為貴’的態度,互諒互讓,互相尊重。”
  聶榮臻對家人的用車有著嚴格的規定,他不准家裡人隨便用公家的車。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夫人張瑞華總是每天一大早就趕公共汽車到中組部上班。為節省時間,她還自己帶盒飯。有一次乘車時,太擁擠了,張瑞華被擠下來摔在馬路邊,額頭腫了一個包。儘管如此,張瑞華仍然堅持乘公共汽車上班。她認為:“聶榮臻的車,不該我們坐。我們坐上了,心裡也不踏實。”
  聶力是聶榮臻唯一的女兒。50年代初,聶力在北京師大女附中讀書。一個寒冷的冬天,雪下了一夜,地上的積雪近半尺厚。早晨,聶力和往常一樣,推出自行車去學校趕早自習。聶榮臻秘書範濟生看見了,決定派吉普車送聶力。聶力害怕地說:“爸爸說過多次,不讓我坐他的車。再說,同學看見影響不好。”
  範秘書擔心路滑難行,就對警衛員使個眼色,警衛員趁聶力不備,把自行車鎖上,拿著鑰匙跑開了。司機怕發動汽車發動機聲響引起聶榮臻註意,就叫範秘書等人幫著把車推到街上。聶力無奈只好上車。車到西單皮褲衚衕口,離學校還有很遠一段距離時,聶力堅決要求下車,怕被同學們發現自己搞特殊。然後,她輓起褲腳,踏著沒腳的雪進了學校。  (原標題:聶榮臻:她到軍隊能幹什麼)
創作者介紹

Yuen

lo45loqe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